崛起の子

三位日本球手將一起出戰2022年The Masters。

日語單詞「Senpai」,簡單翻譯就是「前輩」的意思。這是一種自然而尊重、稱呼長輩的方式。

如果你願意的話,「前輩」可以是一位導師。然而,在這個單詞的背後還隱藏着一套不成文規定和責任的文化:當你把自己當作一個前輩,你便要以身作則,然後將自己的知識和經驗都傳給下一代。這在學校、商業世界甚至運動場上皆如此,前輩的責任將會伴隨着整個人生。如是者,當談到目前世界頂級業餘高球手中島啟太(Keita Nakajima)的年輕職業生涯,儘管他的目標是實現自己征戰美巡賽的終生目標,但他也專注於履行一個經已傳承了幾個世紀的神聖責任:扮演教練和導師的角色,為那些向他尋求指導的低年級學生提供指導。「我在15歲時加入了這個團隊。」中島啟太說:「當時有很多我非常仰慕的前輩,我在他們之間打球;現在我是隊內年齡最大的,我希望在自己離開後,為跟隨我腳步的年輕球員樹立一個好榜樣。」

中島啟太所指的那個團隊並不是他的高中校隊,也不是他就讀的日本體育大學校隊,而是日本國家隊;該團隊自2020年以來已培育出兩位McCormack Medal得獎者(年度最佳業餘球手)及業餘世界第一。

雖然高球向來是一項個人主義的運動,但中島啟太經常將自己的成功歸於他的前輩兼McCormack Medal得獎者金谷拓實(Takumi Kanaya)。「觀看拓實前輩的比賽時發現,他的推桿非常關鍵。」中島啟太說:「他的心理質素很強,他從不放棄,這是我一直試圖複製的東西。」

金谷拓實本身只有23歲,已經在日本高爾夫巡迴賽3度奪冠,其中一次更是以業餘球手身份勝出;而他將憑着2021年終世界排名前50的身份,於今年4月聯同中島啟太一起出戰The Masters。

至於金谷拓實的前輩?那就是其東北福祉大學校友、8項美巡賽冠軍得主兼爭取衛冕The Masters冠軍的松山英樹(Hideki Matsuyama)。

這個相當令人印象深刻的優良血統,由松山英樹前輩到多代來自日本的業餘世界第一,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:他們都心愛日本國家隊。國家隊重生背後的秘訣是什麼?它是怎樣培養出一些世界頂級的業餘高球手?

雖然該團隊自1984年以來便一直存在,但今天其運作方式卻大不相同。甚至從10年前開始,它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當時(2010至2012年)一位年輕球手、19歲的松山英樹是最後一名成員。

「日本有很多優秀的球員,但指導方法發生了變化。」日本高爾夫球協會(JGA)執行董事兼主席安迪山中(Andy Yamanaka)說:「過去的習慣是,前球員最終會成為國家隊教練;然而,我們的執教方式已經演變為尋找一名有實際執教資格的教練,並研究作為教練的教學方法。」JGA高級經理兼高效發展教練Aijiro Uchida則表示:「我們的轉折點始於2006年。我們帶領高性能團隊參加了世界錦標賽,最終排名第4位。我們覺得需要做一些改變,以提高我們球員的水平。」

「我們沒有傳統的教練。我們有一位揮桿教練,但卻沒有人可以在身體、心態和飲食方面提供建議。2011年,我去了佛羅里達,參觀了10所以世界級教練而聞名的學院,我初次接觸到一種將不同專家整合到一個單一系統的架構,以幫助建立一個更全面的團隊。」Aijiro Uchida想知道這種方法是否也適用於日本。

「2014年在日本舉行的世界錦標賽期間,我看到沿用這種系統的球隊表現非常出色,並意識到如果我們不改變正在做的事情,我們將永遠無法取得比第4名更好的成績。」

Advertisements

日本人已經對運動科學和營養有着深刻的理解。因此,對於一個深深沉浸在自己文化的自豪感和傳統高球狂熱國家來說,最適合國家隊的「高球」教練,明顯也應該在本土找出來的吧,對嗎?

在查看當前的團隊照片時,我們可能會注意到一張特別的面孔。畢竟在日本國家隊一張又一張年輕的面孔中,實在很難錯過那位名叫Gareth Jones、蒼白、綠眼的澳洲人。

全文刊於《高球文摘》香港版2022年3 / 4月合併號

"
"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