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ottie Scheffler 追夢人

我以前住在新澤西北部,是後來才搬到達拉斯的。我在8歲時就愛上了高球運動。不過我媽要工作,其他3個姐妹都要去參加游泳比賽和高球比賽,所以我爸也沒法陪着我。他們需要一個可以安全寄放我的地方,隨後我就認識了Randy Smith,並加入了Royal Oaks。對於一個8歲的孩子而言,這就意味着我有了一處可以到處走動並打球的去處。但直到幾年前,我才發現事情沒那麼簡單。我的父母是舉債才能送我去的,這是為人父母才能做出的瘋狂舉動之一。他們付出了巨大犧牲,但很長時間裏都對我隱瞞。這事非常不可思議,因為我的整個童年都是在那裏度過的。Randy還是Justin Leonard、Colt Knost和其他人的教練,我也因此有機會和所有願意讓我加入的球員一起聆聽教誨並練習。我知道自己想成為他們中間的一份子。

「高球是我一直想從事的運動!」

Scottie Scheffler

在升讀高中之前,我還參與過如長曲棍球、籃球、棒球和足球等其他運動項目。不過高中階段的我則相對專注籃球和高球。我知道自己這輩子有多喜歡高球運動。這是我想一直從事的運動,不分春夏秋冬。

2014年的Scottie Scheffler

在進入德克薩斯大學時,我就決心要完成四年課程。對我而言,這非常重要。雖然小時候學球時認識不少很早就順利轉職業的球員,這曾讓我自信自己也能做到,但從未當真。大學時的我曾兩次打入U.S. Open,並讓我妹當球僮,不過成績也沒有好到讓我想立刻轉職業。我在大學聯賽玩得不亦樂乎,根本不想離開。

Advertisements
2022年的Scottie Scheffler

2018年6月,我從大學畢業後就轉職業了,也非常幸運獲得幾場美巡賽外卡,但除此之外就沒什麼比賽可打,我需要一個平台。於是我嘗試了加拿大的Mackenzie巡迴賽,當時我在預選賽報名時遲到了15分鐘左右,是排名第100位的替補。當時我就想,我連預選賽資格都沒有?去哪裏比賽?

於是像所有沒有會員資格的球員一樣,我參加了周一資格賽,迷你巡迴賽,然後參加並順利通過了在當年秋天舉行的美巡次級賽資格考試。我的賽季始於巴哈馬,和Vince Whaley及其球僮一起出發。我預約了租車,隨後我們來到提車的小木屋時,那裏都是舊車。租車的費用500美元一周,感覺都能買車了。

當我表明來意後,屋裏的女人告訴租不了,因為我未滿25歲。我們為此爭論了一會,如果沒有車的話肯定是沒法趕去參賽。她問我們是否在本州認識有駕照年齡大於25歲的人:「有的,我爸!」於是我們輸入了他的駕駛執照信息。他的名字和我一樣,所以沒問題。當時我轉職業才幾個月,但為了參加比賽卻已經要當騙子了……………

全文刊於已出版的Golf Digest香港版《高球文摘》3 / 4月合併號,有興趣的讀者可查閱。

Advertisements